当前位置:sitediy.com资讯66岁老太与33岁小伙恋爱:双方都喊累不想结婚
66岁老太与33岁小伙恋爱:双方都喊累不想结婚
2022-07-11

您所在的:QQ首页新闻频道 人物特写 正文

“66岁老太和33岁小伙子相爱!”去年夏天,重庆报道了大足县一对年龄相差一倍的恋人,引来国内众多关注。昨日,记者从大足县三驱法庭获悉,67岁的老太刘生权因与74岁的丈夫陈某未解除婚姻关系,被陈告上法庭。通过调解,近日才达成离婚协议。终于有条件成为夫妻,但刘老太和“少夫”黄高学昨日却异口同声表示不准备结婚,因为相处两年后,双方均觉得“很累”。

对刘、黄二人传奇般的恋情铺天盖地的报道,不光打扰了二人原有的平静生活,也让大足宝兴镇74岁的老人陈树荣颇为恼火。

陈是刘生权的表兄,两人1957年结婚后,生了两儿三女。由于近亲通婚,其中3个子女有智力障碍。因为子女问题,两人经常吵闹,发展到后来还不时打架,关系十分恶劣。1988年,刘被拐到河南后,与陈失去联系,之后逃回大足也未回到陈家,分居已达17年,但一直未办离婚手续。

最初,陈是从邻居口里得知妻子找了个比儿子小很多的恋人。因分居多年,陈也未太在意。去年6月,众多纷纷报道后,刘生权的黄昏恋成了十里八乡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儿女们不敢出门了,女婿魏后成说“上街都只有把头埋倒”。大儿子更是从此不再与母亲来往。陈一出门,便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更有人当面开玩笑:“你老婆好能干,给你戴了这么大顶绿帽子!”有一次陈乘车外出,又被车上乘客讥讽。

一家人的生活被打乱,陈再也无法。他到龙水、珠溪等地调查妻子与黄高学的事情。之后,陈多次到三驱法庭,欲状告妻子重婚。由于自诉重婚必须提供基本,而陈无法提供,法庭未予立案。

去年11月20日,陈又一纸诉状将刘告上法庭,提出离婚,并要求刘给付4000余元赔偿。经过10余次调解,陈终于同意,只要刘不再与黄一起流浪,可以不要补偿费,双方自愿离婚。近日,他俩拿到离婚证书。

对于刘轰动全国的一场恋情,陈树荣“感觉很受伤”:虽然分居17年,但一直把刘当成一家人,还有感情。她闹出这场事,太丢人!但事到如今,并不恨刘。只要她哪天愿回来,还是欢迎。

刘、黄二人已是龙水镇上的“知名人物”,记者很容易地找到了刘生权摆在桥头上的小摊。当天正值黄回平整秧田,刘独自守着小摊忙得不亦乐乎。

刘说,很多人都好奇我们夫妻生活怎样,其实我们“这方面的事很少”。两人每天的生活模式很固定:早上由她做饭,吃完饭由黄搬东西出门摆好摊位,然后黄卖东西、刘替客户缝补衣服。提起小恋人黄高学,刘说他有个最大的特点是“会说话”。最初在一起时,经常给她说“热天不会热着你,冷天不会冷着你”,让刘相信他会好好对她。去年夏天,刘感冒不能起床,黄背着她在医院和家之间跑了许多趟,逼着她输液治疗。

刘叹了口气,说有的东西也会变:“原来黄一个月不吃肉也不说什么,现在每天都要吃肉。就像又带了个儿子,累得很。”她说,以前一个人生活,每天两块钱就足够过一天,现在两个人平均每天得10多元钱才行。

黄没有另找工作,两人共同经营的小摊每月只能收入三五百元,经济困窘,两人经常因为钱吵架。刘说,她是老年人,提倡节约;黄是年轻人,爱吃爱穿,有时看中了一件衣服,也不管有钱没钱闹着要买,而且每天还要吃零食,不同意就容易发生争吵。

对这样的情形,刘显得很无奈:其实最初我只是认他做干儿子,经常一起来往。但周围的人都议论我们如何如何,后来干脆就这样了。纯粹是把我们推到这步的。

刘说,虽然和前夫离婚了,也不准备和黄结婚,一个人过更轻松。刘甚至托人给黄介绍过两次女友。

对于两年的共同生活,黄高学第一句话是“说不出啥滋味”。他说,以前自己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上坡干活,很很寂寞。遇到刘后,觉得很谈得来,慢慢有了感情,是自己主动追求她的。虽然夫妻生活“还算和谐”,但现在有些东西淡化了,失去了感觉。

黄说自己很看重感情,一旦就“付出生命也愿意”。刚和刘一起时,觉得她一辈子没穿件好衣服,他借了40多元钱为刘买了件衬衣。而刘并不这样对他:总是把钱全掌握在手上,不让他买看中的衣服,甚至吃顿肉都得向她“请示”。“感觉她好像始终防着我,对我一点不大方。”黄坦言,亲戚朋友都反对和刘在一起。报道后,最初不时有人专门到摊位上歪着头“看稀奇”。压力很大,可以说“放弃了一切,得太多”,但没得到相应回报。

黄说,与刘一起生活时,曾有人为他介绍过女友,他未同意。但今后,也希望有缘的姑娘出现,可以将刘当长辈,3人一起生活,毕竟刘无法生小孩,不能传接代。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他也会继续下去,不会主动离开刘。但也不会去办结婚手续,因为“手续并不重要”。

对这对轰动一时的老“妻”少“夫”,人们的看法不尽相同。不少人表示很难理解,甚至认为小伙子黄高学“脑壳有问题”;也有人认为正常,“感情这东西很难说”。

为何在选择之初能承受重压,平静之后压力减小反而都喊累?重医附一院心理卫生中心主任蒙华庆分析,可能有几方面原因:首先,两人当初走到一起并非是感情水到渠成的结果;其次,年龄差距太大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若年龄相仿,两人可以共同经历衰老的生理和心理过程,若差距过大,观点、价值观的冲撞也会更厉害,因此带来的矛盾也会更多;最后,经济问题、社会的影响也是长期的。所以,社会上“年龄不是问题”的说法并不全对,婚恋仍应适当考虑对方年龄。

2002年正月,64岁的刘生权与31岁的黄高学在客车上偶遇,交谈甚欢。第二天,黄高学特地从大足珠溪镇老家赶到大足三驱镇,多方打听找到刘生权的住处,希望和这个“能说会道”的阿姨常来往。交往10多次后,黄向刘。刘了。后黄再次赶到刘住处。这次,刘没再。

3个多月后,黄将“比母亲还大6岁”的“女朋友”带回了家。但旁人的非议和铺天盖地的蜚语,让刘无法。她趁黄睡觉时悄悄逃跑了。黄发现刘不辞而别,大哭着跑到后山欲跳崖,被父亲拉了回来。刘再次被,两人决定携手生活。为躲开旁人非议,两人一起搬到陌生的龙水镇上摆摊谋生。

刘生权:大足县三驱镇人,初中文化。18岁与三驱镇的表兄陈某结婚,生育5个子女;25岁开始,在当地一小学任民办教师22年;1988年,被拐卖到河南,其间做小买卖,8年后逃回大足;此后,在三驱一庙里主办庙会谋生;2002年偶遇黄高学,两人从三驱迁往龙水镇做小生意。

黄高学:大足县珠溪镇人,未婚。初中毕业后,随父亲四处为人编织蒸笼,间断做小生意卖衣服、日用品等。(记者 张一叶 实习生 赖芳杰 采写 记者 陆纲 实习生 李文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