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itediy.com资讯卧底歌手
卧底歌手
2022-09-23

作者:杜辉 来源:《故事会》

1.特殊任务

梁晓是一名酒吧驻唱歌手,为了谋生,他不得不去模仿各路歌星。久而久之,他能将别人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几乎到了难辨真假的地步。

这天晚上,梁晓在台上化身为一位摇滚巨星,用慷慨激昂的歌声引爆了全场,得到了台下观众的疯狂应和,但梁晓注意到,台下有个年轻女孩,始终安静地坐着,在变幻不定的灯光下,她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拘谨,显然是不太适应夜场的氛围。

一首温情脉脉的情歌响起了,梁晓对着那个女孩吹了声口哨、抛了个飞吻,在夜场中,这是最常见不过的交流方式,换了别的女孩,早就以热情的尖叫回应了,哪知那个女孩却像是受到了调戏,“噌”地站起身,狠狠瞪视着他。就在这时,从女孩身边站起一个中年男人,用眼神示意她冷静,女孩这才乖乖地坐了下来。

几首歌唱完,梁晓刚从台上下来,就被那个中年男人拦住了。中年男人将梁晓带到一间会客室,把门关好后,向梁晓伸出手去:“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正严,在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任职,她叫苏凝,是一名缉毒警察。”

梁晓一边和方正严握手,一边满不在乎地说:“我可是守法良民,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梁曉这副腔调又惹来了苏凝的反感,她气不打一处来地对方正严说:“方队,你觉得这种人能行吗?我们还是趁早回去吧。”

方正严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梁晓,微微叹了口气:“到底是双胞胎兄弟,你和梁晖长得太像了,外人很难看出区别,但你的性格、神情、言谈和举止,又与梁晖判若两人,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梁晓耸了耸肩说道:“我早就猜出是我哥让你们来的,他教训我没教训够,还要找人来给我上课?不就比我早两分钟出生,整天摆出一副长兄的架势教训我,什么不务正业、不思进取啦,见一次说一次,你们说烦不烦?”

方正严突然打断了他,冷冷地说出一句话:“他永远都不会再烦你了!”

梁晓愣住了,缓缓站起身:“你说什么?”

方正严表情肃然,语气沉痛:“梁晖同志,已经英勇牺牲了!”

梁晓整个人顿时呆住了,似乎变成了木雕泥塑。他用手掌捂住脸,却捂不住滚滚而下的泪水。良久,梁晓放下手掌,擦干眼泪,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方正严说道:“三天之前,我接到了梁晖用手机打来的电话,当时还有点奇怪,他受组织秘密委派,打入贩毒集团内部做卧底,按规定是不能随便跟外界联系的。不过接了电话我就明白了,梁晖当时已经处在弥留之际,他在执行贩毒集团的任务时,遭到了杀手伏击,虽然拼尽全力干掉了杀手,但自己也身受重伤,在生命垂危之际,他在电话里对我交代了一件事……”

方正严顿了一下,加重语气说道:“他要你接替他,去完成卧底任务!”

梁晓吃惊地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方正严叹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梁晖还在牵挂着这次任务,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他打入这个团伙内部有多难,他这个卧底的角色有多重要,我们的计划是顺着这个点,牵出那条线,揪出整张贩毒网。他当然不愿看着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看着整个计划功亏一篑,所以才想到了让你去接替他……”

梁晓问道:“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我哥被杀难道不是因为卧底身份暴露了吗?既然已经暴露了,还怎么去接替他?”

方正严说道:“如果是身份被识破了,贩毒团伙肯定会公开揭露和处决他,以儆效尤,绝不会采取暗杀的方式。根据我们的分析和判断,梁晖遭遇杀手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受到重用,被团伙内部的对手暗算了!”

梁晓低头不语,不知在想什么。方正严一边察颜观色,一边继续往下说:“梁晖的临终之言,我们有义务转达给你,但警方不会勉强你接受这项任务,事实上我们也有颇多顾虑。简单点说吧,这项任务难度太大了,你没有任何相关经验,而且和梁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你要面对双重的挑战和危险,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梁晓抬起头,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明白,但我还是决定,接受这项任务!”

方正严盯着他说道:“你能告诉我接受的原因吗?”

梁晓表情很平静,声音却微微颤抖:“他是最喜欢训我的人,却也是最关心我的人。他老嫌我没出息,却在临死之前,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我要让九泉之下的他说一句:兄弟,你没让我失望,你比我想象得还行……”

方正严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只说了三个字:“好样的!”2.冤家搭档

再见到方正严时,梁晓已经剪去满头长发,理成了梁晖那种平头,还特意在烈日下暴晒了数日,让自己的肤色也更接近常年在外的哥哥。方正严打量着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我给你安排了一名警察助手,协助你完成卧底任务,你们的关系是一对情侣,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减轻贩毒团伙的疑心。”

方正严说着,伸手一指身旁的苏凝,梁晓一听就咧开了嘴:“有没有搞错?让她当我女朋友?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苏凝立刻反唇相讥:“是你搞错了,不是当你女朋友,是扮你女朋友!要不是出于工作需要,我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方正严沉下脸,训斥苏凝:“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这是在虎穴狼窝中的生死博弈,失败了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回来!这次任务能否顺利完成,很大程度取决于你们两个的配合,梁晓不懂,你也不懂?你是第一天干警察?”

方正严将目光转向梁晓时,语气便温和了很多:“既然决定了要接下这项任务,就尽量不要意气用事,这个方案是队里全盘考量过的,如果你带一个男警察同去,肯定过不了关,小苏是队里最出色的女警,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梁晓和苏凝对视一眼,虽然都不再说什么,但目光中的抵触之意,还是再明显不过的。

在接受了一周特训后,梁晓踏上了这次充满风险的卧底之旅。他和苏凝一路同行,苏凝始终对他不理不睬,梁晓瞟了苏凝一眼说:“美女,咱俩这种状态不行啊,到时候想装情侣,恐怕都装不像,不如预热一下,先聊会儿?”

苏凝有些无奈地说:“好吧!你现在的身份是梁晖,贩毒集团的骨干,一定要搞清楚自己跟这个团伙其他重要成员的关系,哪怕一个称呼错了,都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老龟和鳄鱼,是这个团伙的两大头目,而随着你越来越受重用,你和他们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在处理跟你的关系上,两人的方式也截然不同,老龟对你加倍笼络,一心把你引为己用;而鳄鱼则和你势如水火,我们甚至怀疑就是他雇的杀手……”

梁晓苦笑了一下:“你就跟我聊这个啊?”

苏凝没理他,继续往下说:“老龟和鳄鱼的地位虽然举足轻重,但这个贩毒团伙的真正首领,是那个外号叫船长的神秘人物。他隐居幕后操纵一切,从来不露出庐山真面目,这位船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以这么说,他就是我们一直想揪出的那根线头,也是我们这次卧底计划的终极目标。”

梁晓耸了耸肩膀,问道:“还有吗?”

苏凝说道:“有一个外号叫蛇王的老人,值得我们特别关注,这个人长年以捕蛇为生,对中缅边境的地形地貌、高山密林,像对自己的掌纹一样熟悉,有活地图之称,他是被贩毒集团强掳入伙的,一开始抵死不从,后来被强制染上毒瘾,只能任由摆布了,但这个人跟贩毒集团很可能不是一条心,也许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

看到梁晓一副懒洋洋的表情,苏凝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都是你哥用生命换来的重要信息,你就这么不屑一听吗?”

梁晓叹了口气说:“这些信息当然重要,但方队早就跟我交代过了,用得着你拎着我耳朵再说一遍吗?”

苏凝冷冷说道:“就你这德性,我还真是不放心。”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往前走,脚下的道路越来越荒僻,两侧的树木越来越茂密,按照边防总队掌握的情况,这一带已经是那个贩毒集团的活动范围了。

这时,前面突然蹿出一伙人,为首者恶声恶气地叫道:“哟,这不是梁老弟吗?你还活着啊?”

苏凝紧挨着梁晓,低低说了两个字:“鳄鱼!”

鳄鱼四十多岁年纪,长得凶相毕露,两只铜铃眼,满口大龅牙,还真像一条丑陋的鳄鱼,他挤眉弄眼地说道:“梁老弟,你怎么还带回个娘儿们?是送给哥的见面礼吗?”

想到这家伙很可能就是害死自己哥哥的元凶,梁晓就恨得牙根痒痒,他知道哥哥和鳄鱼一向不睦,因此也毫不客气:“鳄鱼,你放尊重点,这是我女朋友。”

鳄鱼口中啧啧作声,上下打量着梁晓:“行啊,小子,以前好歹叫我一声鱼哥,现在敢直呼其名了!”

没想到第一声称呼就叫错了,梁晓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朋友妻,不可欺,就冲你对我女朋友的轻薄态度,你配让我叫一声哥吗?”

鳄鱼被激怒了,瞪着铜铃眼说道:“小子,别以为你身手了得,我就怕了你,我手下打不过你,是他们没出息,我刚请了个高手,打黑拳出身,从来没遇过对手,今天就让你尝尝他的厉害!”

一个壮汉应声出列,挑衅地冲梁晓展示着臂弯上的肌肉,只听鳄鱼得意洋洋的聲音传来:“这位高手叫吴威,我把他高价请来,就是为了对付你的,只要把你打趴下,花多少钱我也愿意!”

梁晓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那个叫吴威的壮汉已经朝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梁晓背上冷汗涔涔,他没想到自己刚入敌巢,便遇到了无法应付的局面,他根本没学过功夫,怎么跟人家交手?被打趴下是小事,原形毕露才是要命的。这可怎么办?3.危机四伏

就在梁晓快要绝望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衣角被揪了一下,回过头去,只见苏凝向他递了个眼色,梁晓迟疑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尽管他不相信苏凝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能战胜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但他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抱定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吴威抡拳欲砸,梁晓抬手喝止:“且慢!”

只听鳄鱼怪腔怪调地说道:“怎么?怕了?你只要跪下磕一百个响头,今天就放你一马!”

梁晓冷笑一声:“怕?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一个怕字,不过想跟我交手,也得看他配不配!我教过我女朋友几招,虽然只是花拳绣腿,恐怕也够这个莽汉喝几壶的,先让他们过几招试试吧!”

这不是明摆着小瞧人吗?吴威盛怒之下暴喝一声,朝着梁晓扑过来,但苏凝已从侧面出击,抬腿直踢他的腰眼。

梁晓一开始还有点担心,生怕苏凝抗不住吴威的三招两式,但他看了一会儿,心里越来越踏实。苏凝显然是有真功夫的,她避敌锋芒,攻敌弱点,和吴威斗了个难分难解,虽然短时间内决不出胜负,但在旁观众人看来,吴威连苏凝都拿不下,比梁晓岂不是差太远了吗?再看鳄鱼的表情,整张脸都是铁青的。

就在这时,从远处又走过来一帮人,为首者边走边喊:“快住手,都是自家兄弟,别伤了和气!”那是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看上去很有威望,在场者争先恐后跟他打着招呼,纷纷叫着龟哥,苏凝也借这个机会停手罢斗。

梁晓打量着这个男人,心想,看来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老龟了。瞧他那肥胖的体形、细长的脖颈,再加上光溜溜的脑壳,还真像一只修炼成精的乌龟。

老龟看到梁晓后,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亲热地将双手搭在他肩上,说道:“老弟,你这一去就没了消息,可把老哥哥我担心坏了啊!”

梁晓逢场作戏,握住他的臂膀,说道:“谢谢龟哥挂怀,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过我也看出来了,有人好像不欢迎我。”

老龟转头看着鳄鱼,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梁兄弟刚回来,你就要先给他个下马威,这样不好吧?”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