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itediy.com资讯秘密森林
秘密森林
2022-10-17

1.窥视之瞳

凌丹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白领。这天她在家里玩手机,打开微信,一个陌生的头像突然跃入眼帘。凌丹猝不及防,只觉得全身汗毛都炸了一下——头像上是一只深不可測的眼睛,里面暗影重重,仿佛藏着一座夜森林,森林深处隐隐约约还有一只眼睛,猫头鹰一样闪闪发光的眼睛,正冷冷地窥视着自己。

凌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想,自己的微信开启了好友验证,最近根本就没人发送过验证信息,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这么一个好友?再看那个人的名字,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凌丹下意识地念出了那个名字——黑暗王爵。

凌丹稳了一下心神,发过去一句话:“你是谁?是我认识的人吗?”那边没有任何回应,凌丹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要是还不吭声,我就把你删掉了。”

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唯有那只眼睛,静默地注视着凌丹,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手指按向删除选项。

就在这时,微信“叮”的一声响,那边发过来一张图片,图上画着一个女孩,正在用一枚树叶当书签,夹在摊开的书页之间。

凌丹松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挑选精致的树叶当书签,是她一直以来保持的习惯。画上女孩用的是左手,而她正是一个左撇子,更重要的是那女孩右眼皮上有一颗痣,这是凌丹独有的一个特征。

看来这位黑暗王爵是自己身边的一位朋友,在跟自己开玩笑呢,于是凌丹打出一行字:“少在这故弄玄虚了,你信不信,我已经猜出你是谁了!”她正要按发送键,那边又发过来一张图片,看到这张图片的一刹那,凌丹整个人都呆了一下,一股冷气蓦地贯穿全身。

画中的女孩坐在一张床上,看周围环境似乎是大学宿舍,她手里捧着一本书,眼睛却瞄着门缝,表情中既露出一丝兴奋,又透着几分紧张。那本书有着黑色的封皮,上面赫然四个大字:《北回归线》。

《北回归线》是美国作家亨利·米勒的小说,书中充斥着放荡不羁的描写和离经叛道的思想,曾被列为禁书。凌丹在上大学期间,生过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同学们去上课时,她在宿舍静养,她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偷偷阅读了这本书。

可这是自己一个人的秘密,黑暗王爵怎么会知道?仿佛是为了解开她的困惑,那边发过来一行字:“记住,没有任何秘密能瞒过我的眼睛!”

随着这句话,黑暗王爵发过来第三张图片。图片上是一幅光怪陆离的众生相:溺水而死的女童,围观叹息的村民,仰天嘶吼的汉子,状若疯狂的女人,树后有一个小女孩,鬼鬼祟祟地探出头,右眼皮上的痣分外显眼。

凌丹像是被掐住了喉咙,嘴大大地张开,却喘不上气来,记忆的潮水汹涌而来……

那是一个蝉鸣声声的午后,十岁的凌丹被大人强迫睡午觉,她怎么也睡不着,偷偷溜了出来,一个人去河边玩。路上,凌丹遇到了小伙伴青柠,两个人结伴来到河边,一会儿捞鱼,一会儿蹚水,玩得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间,两人顺着河岸,来到了河的上游。这一带水势湍急,河水也变得浑浊,可是两个女孩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凌丹正兴高采烈地奔跑跳跃着,突然间脚下一滑,失足掉入水中。

不通水性的凌丹在水中扑腾着、挣扎着,河水很快没过了她的头顶,死神已经在向她招手。千钧一发之际,青柠毫不犹豫地跳下水,她拼尽全力将凌丹推到岸上,自己却被激流卷入河中央。

凌丹湿淋淋地站在岸上,看着青柠在水中渐渐沉没。凌丹清楚,青柠是为了救自己才遭遇危险的,自己应该不顾一切地去救她,可是凌丹已经吓破了胆、丢掉了魂。她眼睁睁看着那双苍白的手又拼命扑打了几下,终于消失在水下……

青柠的父母发现女儿失踪后,发动全村人帮忙去找,有人在河边找到了一只鞋子,青柠的父亲发疯般跳下河,一遍又一遍地在水中寻找着。当他捞出女儿泡得肿胀发白的尸体时,这个沉默寡言的山里汉子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

青柠的母亲当场昏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就疯了,抱着女儿的尸体又哭又笑。村民们围聚在一起,不住地长吁短叹。

谁也没发现凌丹,她藏身在一棵树后,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即便有人注意到她那惊惧的表情,也会以为这个小女孩是出于害怕,不会有人看透她瞳仁中隐藏的秘密。

这个可怕的秘密被凌丹深藏在心底,一藏就是十五年。尽管内心饱受煎熬,经常在噩梦中见到青柠,但有一点,凌丹是确信无疑的——这世上除了自己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她没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出事时旷野中空无一人,也不可能有人看到这一幕。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凌丹才怎么也想不通,这个神秘的黑暗王爵,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秘密?她注视着那只幽深难测的眼睛,一阵战栗掠过全身,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过了好半天,黑暗王爵回过来一行字:“你很快就会见到我的。”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接着是轻轻的敲门声。

凌丹盯着房门,颤声问道:“谁?”2.暗夜迷途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啊,亲爱的,快开门!”

门打开后,凌丹的男朋友杨枫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凌丹感到支撑不住了,一下扑入杨枫的怀中。凌丹从未这样主动投怀送抱过,杨枫一时间喜不自禁,但他很快发现不太对劲,凌丹像患了疟疾一样,不停地打着寒战。杨枫握住她的手,立刻发出一声惊呼:“你的手好冷!”

再看凌丹的脸色,白得有些吓人。杨枫急了:“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快告诉我!”

凌丹有一肚子的话想倾吐,却一个字都出不了口,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怎么可以让杨枫知道?凌丹略一思忖,已经想出了应对之策,她带着哭腔说道:“我刚才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你跟我分手了,娶了别的女孩。”

杨枫多少有点感动,抚摸着她的长发说道:“你平时对我不冷不热的,没想到这么在乎我。放心吧,我爱的只有你一个,除了你,我谁都不娶。”

凌丹凄然说道:“可是你父母不同意我们的事,你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们之间注定有缘无分!”

凌丹苍白的脸色和惶然的眼神,让她七分的表演收到了十分的效果。杨枫的怜香惜玉之情被彻底激发了,他握紧凌丹的双手大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我爸我妈摊牌,他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等我的好消息!”

凌丹隔窗目送杨枫钻进他的豪华跑车,一溜烟远去,一时间心绪复杂,想起了很多事。

凌丹和杨枫是大学同学,但他们似乎分属于两个不同的极端。杨枫家境优越,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上大学不到一年时间,便走马灯似的换了十几个女友;而凌丹家里很穷,靠勤工俭学支撑学业,尽管她长得很漂亮,也有不少男生对她有好感,但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对任何男生都冷若冰霜,赢得了“冰山美人”的称号。

大三的时候,杨枫对那些热情似火的女孩失去了兴趣,把目光落到了冰山美人凌丹身上,就像吃惯了麻辣火锅的人,想尝一尝爽口的小菜。可是他几次主动出击,都在凌丹那里碰了钉子,这是杨枫从未受过的冷遇,这反而让他的征服欲更加强烈。

杨枫和凌丹走到了一起,让所有同学都大跌眼镜。杨枫自鸣得意地以为,他征服了一座难以攀越的冰峰,殊不知凌丹也在心里窃喜,自己终于实现了计划的第一步。

没人能看透凌丹的内心世界,从了解到杨枫家境的那一刻起,她就把这个富二代锁定为自己的目标。她穷怕了,她不想穷一辈子,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婚姻是她唯一的跳板。她用欲擒故纵的方式,让那个自以为是猎人的富二代,成为了她的猎物。

杨枫很快发现,凌丹和他交往过的那些女孩完全不一样,她不接受自己赠送的贵重礼物,也不愿意跟他发生那种关系。杨枫对这个守身如玉的女友越来越看重:这样的女孩已经快绝迹了,不娶回去当老婆就太可惜了!

这一个回合,凌丹又赢了,她早就看透了有些男人的本性:越是容易到手的越不在乎,越得不到的越是珍惜。她唯一的赌注就是自己的清白之身,一切都在按她的计划进行。

可惜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凌丹遇到了最大的阻碍:杨枫的父母强烈反对他们的交往,更别说同意两人的婚事了。让凌丹没想到的是,黑暗王爵的出现,竟让她因禍得福,激发了杨枫的怜惜之情,促使他下定决心去跟父母摊牌。

接下来的几天,凌丹一直在等杨枫的回音,可惜没等到好消息,却等来一个噩梦般的时刻。

黑暗王爵发来信息,提出要和凌丹见面。尽管凌丹内心充满恐惧,但她没有拒绝的余地,她的秘密被黑暗王爵掌握着,就像命门被对方捏在手里,除了服从,她没有别的选择!

暮色降临时分,凌丹走出家门,一辆黑色奔驰静静地停在那里,这是黑暗王爵派来接她的车。她拉开车门刚要上去,突然认出了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一下子惊呆了。

那个面相冷峻的中年男人叫林东城,是凌丹所在公司的老总。凌丹只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员工,跟林东城没有直接接触,只是在电梯里遇到过几次,对这位不怒而威的总裁,她本能地有几分敬畏心理,便赶紧解释:“对不起,林总,我搞错了,以为这是来接我的车。”

林东城面无表情:“你没有搞错,上车吧。”

汽车一路疾驰,凌丹偷偷地打量着林东城,只见他目视前方,表情有些阴郁,不知在想什么。凌丹心里满是困惑,她眼中的林东城是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惯于发号施令,那个黑暗王爵到底具有什么魔力,竟然能驱使林东城这种人物?

更让凌丹觉得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天黑透的时候,林东城停下车,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喂——”听到这声音,林东城身子缩了一下,像是陡然间矮下去半截,语气里带着七分恭敬,还有三分惧意:“王爵先生,我把人带过来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很好,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明天一早再开车过来,不得有误,听到了吗?”黑暗王爵的声音并不苍老,但听上去也不太年轻了,语气中透着一股慑人的威严,而一贯眼高于顶的林东城,对他的命令毫无抗拒之意,连声说道:“明白,我明白!”

林东城急匆匆地驱车离开,只留下凌丹这只待宰的羔羊。这时,凌丹的手机响了,黑暗王爵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相比刚才和林东城交谈的严厉语气,他的声音缓和了很多,他轻声问凌丹:“你看到那灯光了吗?”

凌丹举目观望,果然看见了远处有一点灯光。她循着灯光往前走,直到一堵围墙拦住了她的去路。两扇黑漆大门静静敞开着,像巨兽张开择人而噬的口。这是一幢占地面积不小的私人别墅,在夜色笼罩中像一座黑黝黝、阴森森的古堡,所有的房间都黑着灯,只有一扇窗户后透出灯光。

凌丹穿过庭院走进大厅,踏上楼梯转入回廊,找到那间亮着灯的房间后,轻轻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应,这时候她才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凌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门。

房间里设施奢华,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凌丹心惊胆战地环顾四周,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这时,凌丹的目光落到一个地方,眼睛一下瞪得滚圆,呼吸几乎停止,发出撕裂般的尖叫……3.黑暗深处

凌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在落地窗帘投下的阴影里,竟然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和墨绿色的窗帘几乎融为一体,像一只动物隐藏在保护色中,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这样的惊吓谁受得了?凌丹止不住地后退,一直到退无可退,她将后背死死抵在墙壁上,仿佛厚实的墙壁能带给她安全感。

黑衣男子缓步走过来,脚踩在地毯上寂然无声。凌丹虽然害怕到了极点,却没有把目光挪开,她有几分好奇:黑暗王爵——这个幽灵般神秘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当凌丹看清黑暗王爵的长相后,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他的面孔是死灰色的,没有血色,没有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这根本不像一张活人的面孔。

走到凌丹跟前时,黑暗王爵停下了脚步,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魔鬼的气息,却偏偏要表现得像一个绅士,他身体微微一躬:“欢迎到我这里做客。”

凌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壮着胆子问道:“你把我约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黑暗王爵笑了,笑声中透着几分邪意:“你说呢?一男一女深夜相会,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事?”

这不怀好意的话,让凌丹头皮一阵发麻,可奇怪的是,黑暗王爵明明在笑,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连皮肤的纹路都没有牵动一下。凌丹凝神细看,这才发现,原来黑暗王爵的脸上戴着一层薄薄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凌丹真正能看到的,只有黑暗王爵的眼睛。凌丹突然有种莫名的愤怒,他能洞察自己的所有秘密,自己却连他的脸都看不到,还有比这更不公平的事吗?

愤怒压倒了恐惧,凌丹冷冷地瞪着黑暗王爵。黑暗王爵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用威胁的口气说道:“你胆子不小啊,还没人敢这么看着我!”

凌丹猛地一甩头,却没能挣脱开他如钳的手掌,她倔强地说道:“我不会答应你的非分要求,你让我来见面,我已经来过了,现在我就要回去。”

黑暗王爵缓缓说道:“你可以离开,但你应该知道这么做的代价,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埋藏在黑暗中的秘密,也会暴晒在阳光下,被所有人知道!”

凌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这是她最恐惧的后果。她无法想象,自己害死青柠的秘密一旦被揭开,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失女之痛让青柠的父亲几乎成了哑巴,让她的母亲变成了疯子,到时候,乡亲们的唾沫也能将凌丹淹死,她这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

但凌丹并没有出声哀告,她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十五年的时光,能埋葬太多东西,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连淹死青柠的那条河流都干枯了,难道黑暗王爵还能拿出什么证据?只要自己死不认账,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黑暗王爵盯着她,似乎看透了她的心事,幽幽地说道:“想跟我赌一把?不简单!可你为什么不去想一想,连林东城都不敢做的事,你觉得你会有胜算?”

“林东城?”听到这个名字,凌丹突然间明白了,怪不得林东城对黑暗王爵畏如蛇蝎,原来他和自己一样,也是黑暗王爵的猎物,被他掌握了秘密、捏住了命门!想通了这一点,凌丹的心迅速沉下去。

“如果你以为,在我的猎场中,林东城算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那就錯了。”黑暗王爵说道,“他根本就排不上号。我之所以让他送你来,不过是想让你看一看,你需要仰视的人物,匍匐在我脚下,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

凌丹半信半疑,黑暗王爵又说道:“这座别墅你也看到了,造价应该上千万了,它不是我的,但如果我要烧掉它,它的主人会双手递过来汽油,你信吗?”

凌丹忍不住问道:“他和我们一样,也被你掌握了秘密?”

“没错,他是一位高官,这座别墅是开发商给他的贿赂。如果你想验证一下真假,我现在就可以跟他视频通话,你应该能认出他,他经常在电视新闻上露面。”

凌丹缓缓摇头,不需要去验证,她就知道黑暗王爵没有骗她,她和林东城就是活生生的例证。也许他们的身份地位天差地别,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他们都是黑暗王爵案板上的鱼肉、祭坛上的供品。

“为什么?”凌丹盯着黑暗王爵,问出了心中最大的困惑,“你为什么能了解这么多人的秘密?”

黑暗王爵挥了一下手,房间里突然一片黑暗,这骤然来临的黑暗让凌丹呼吸一紧,随即意识到是黑暗王爵关掉了灯。只见黑暗王爵缓步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的夜色,说了三个字:“你过来。”

凌丹像被催眠一般,听话地走到黑暗王爵身边,黑暗王爵伸手指着外面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凌丹站在落地窗前,过了好半天才轻声说:“山峦、树木、湖泊、星空……还有……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黑暗王爵缓缓说道:“你所看到的,并不是世界的全部,只是你眼中的世界。那黑暗的深处有什么,你可以看到吗?”凌丹沉默以对,黑暗王爵又问:“你知道这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在哪里吗?”

凌丹茫然地摇摇头,黑暗王爵语气冰冷地说出了答案:“在人的心里!”

凌丹听得懵懵懂懂,黑暗王爵转过脸来:“所以,别再往下问了,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并不见得是好事。”

黑暗王爵用双手捧住了凌丹的脸,声音低沉得像是在呓语:“我太孤独了,陪陪我……”

黑暗王爵俯身抱起凌丹,朝着卧室一步步走去。凌丹颤抖着闭上了眼,似乎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凌丹的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手心全是冷汗。没错,她的屈服只是一种假象,她决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清白之身,她要孤注一掷,跟命运赌一把!

既然每一个人都有秘密,黑暗王爵的秘密又是什么?如果他不怕以真面目示人,为什么要用面具把自己的脸遮住?难道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藏在那张面具之后?

黑暗王爵横抱着凌丹,腾出一只手去推卧室的门,这是他注意力最分散的时候,凌丹偷偷地伸出了手,伸向黑暗王爵的脸……

只听“刺啦”一声,那张面具被撕了下来。4.清白蒙污

借着投射进房间的月光,凌丹看到了黑暗王爵面具下的脸,她发出一声惊悚的尖叫——那张脸实在太狰狞了!最吓人的恐怖电影里,也很难找出这样一张脸。整张脸五官俱全,却露着肌肉渗出血色,一口森森的白牙全龇在外面,那分明就是一张剥去皮的脸!

凌丹颤抖着闭上眼睛,耳边传来黑暗王爵阴森森的笑声:“看着我,不用怕。”

凌丹拼命地摇头,整个人都瘫作一团,只听黑暗王爵淡淡说道:“你胆子再大一点,就能看清楚了,这其实也是一张面具。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当你把这张面具再揭开,也许就能看到我真正的容貌,但也有可能是一张更可怕的脸,比刚才那张脸可怕一百倍!怎么样,你敢不敢再赌一把?”

凌丹死死闭着眼,说什么也不敢睁开,她的胆子已经被吓破了,再也没有了片刻之前的勇气。黑暗王爵往前用力一掷,把凌丹扔到了墙角的大床上。

房间里骤然黑暗下去,是月亮躲进了云层,仿佛连月亮都不忍目睹这悲惨的一幕。

一阵撕裂般的痛楚,让凌丹整个人都痉挛了一下,她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眼角却淌出了一滴清泪,嘴角也咬出了一缕鲜血……

天亮之后,凌丹神情木然地走出别墅,那辆黑色的奔驰早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凌丹那种表情,林东城显然猜到了什么,眼神中泛起一丝波澜,不知是兔死狐悲,还是同病相怜。

凌丹刚走到租住的楼房下面,一辆跑车便利箭般驶到她面前,杨枫兴冲冲地从车上跳下来,喜笑颜开地说道:“亲爱的,这么早就起来了?是不是有神奇的预感,特地来迎接我的好消息!”

凌丹头脑有些发木,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杨枫张开双臂,一脸兴奋:“还用问吗?当然是我爸我妈同意了我们的事,你是不知道,为了逼他们就范,我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闹绝食两天两夜,当然了,夜里我还是偷偷爬起来吃点东西,真把我饿死了谁给你当老公?怎么样?高兴吗?来,抱抱!”

凌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命运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她终于盼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难道这就是自己的报应?

“你以后就是我的了,谁也别想把你抢走!”杨枫沉浸在高涨的情绪中,没注意到凌丹的反常。他一把抱起凌丹,在原地不停地转圈,口中大呼小叫,凌丹却始终没有回应。杨枫终于发现不太对劲,把凌丹放下来,仔细一看,只见凌丹满脸都是泪。

杨枫误会了,以为凌丹是喜极而泣,他伸手帮凌丹擦去泪水,乐呵呵地说道:“高兴傻了吧,谁叫你老公是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年少多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帅哥呢!”

杨枫想逗凌丹笑一下,可惜凌丹满腹苦水,哪能笑得出来?她现在只希望杨枫快点离开,让她调整一下快要崩溃的情绪。可是杨枫和她想得正好相反,他像牛皮糖一样缠着凌丹,拉着她的手上了楼,关好门后,嬉皮笑脸地说道:“亲爱的,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凌丹像被针扎了一下,尖声说道:“不行!”

凌丹的反应太强烈了,把杨枫吓了一大跳,他咧了咧嘴说道:“为啥不行啊?难道你不相信我?放心吧亲爱的,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愿意,我们随时可以去领证!”

凌丹有苦说不出,她的无奈被杨枫当成了默认,他猛地把凌丹扑倒在床上,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喘着粗气说道:“亲爱的,来吧,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凌丹推搡挣扎着,却无济于事,这下她真急了,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猛地一用力,把杨枫掀到了床下。杨枫发出一声喊叫,四脚朝天躺到地上,好半天才乌龟翻壳般爬起来,他用手捂着脑袋,指缝里沁出鲜血。原来地上放着一只四脚木凳,杨枫的脑袋碰巧磕到了凳角上。

杨枫嘴都气歪了,怒视着凌丹,把手摊开来伸过去,手心全被染成了红色:“这下你满意了?”

凌丹也吓呆了,连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娇生惯养的富二代哪吃过这种亏,气得直跺脚,“要不然用那么大劲儿干吗?你把我当什么了?男朋友还是强奸犯?”

凌丹张了半天嘴,又把话咽了回去。她能怎么说?难道让她告訴杨枫,自己之所以有那种近乎失控的反应,是害怕被杨枫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

也许一切都该结束了,凌丹低下头狠下心说道:“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走就走!”杨枫被彻底激怒了,“老子就不信,离了张屠户,就得吃带毛的猪!想嫁老子的猪……啊,不对,是人,多得是!”

杨枫气冲冲摔门而去,凌丹呆怔怔坐在床上,短短的一天一夜,发生了这么多变故。为什么?为什么世上会有黑暗王爵这种怪物?

然而噩梦并未就此过去,黑暗王爵像一只在暗夜中滑翔的蝙蝠,会悄无声息地不断飞临。凌丹需要不定期地接受召唤,到那所别墅里接受他的蹂躏。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既然已经沉沦,就索性沉沦到底吧。

这天,凌丹接到一个电话,看到那熟悉的手机号码,她的心跳一下加速了,电话是杨枫打来的。杨枫那天决绝而去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难道他要主动跟自己求和吗?

可惜凌丹想错了,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带着挑衅意味的声音:“亲爱的,我要向一个完美女孩求婚了,你要不要过来参观一下……”

没等对方说完,凌丹已经挂断了电话。如果杨枫这么做是为了刺激凌丹,显然他成功地达到了目的。凌丹心口一阵绞痛,那种感觉,像是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让凌丹没想到的是,杨枫的报复心比她想象的更强,他不止要在她的伤口上撒盐,还要把她的伤口撕裂。她不想看到杨枫向别的女孩求婚,杨枫偏偏要让她亲眼目睹那一幕。

凌丹的一个闺密看她最近心情不好,非要带她去当地最大的酒吧玩,凌丹推托不过,只好跟着她去了。一进酒吧大门,凌丹便呆住了,整个酒吧都被布置成了求婚现场,鲜花、彩带、气球、烛光,营造出一种梦幻般的浪漫意境,召唤着男女主角的登场。

凌丹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脸上一下失去了血色。她的預感很快被证实了,从舞台的两端,分别走上来一男一女,那个年轻男人手捧一束玫瑰,迈着潇洒自信的步伐,不是杨枫是谁?

那个女孩貌美如花,一脸灿烂的微笑,迎着杨枫走过去。两个人越走越近,在咫尺之间停下脚步,女孩毫不矜持地伸出手,似乎在等着男主角牵住。

凌丹内心一阵绞痛,她转身想逃离,却被人拦住,正是她那位闺密,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凌丹真想痛责她一句:杨枫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毫无愧色地背叛友情?但凌丹只觉得呼吸困难,一句话都说不出。

凌丹重新把目光投向舞台,却发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那女孩的手上举着一只话筒,声音中充满一种职业化的热情:“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总会相遇,那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杨枫先生,请讲出您和女主角的故事……”

凌丹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杨枫在台上说着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她只听到那位女主持拔高声音问道:“这位男主角眼中,像天使一样美丽纯洁的女孩,她来了吗?”

凌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身后的闺密用力推了她一把,她懵懵懂懂地往前走去,灯光将闪亮的星幕投射到她的脚下,在她走过的路上,烟花瞬间绽放。通道的那一头,杨枫单膝跪下,从玫瑰中取出钻戒,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凌丹:“亲爱的,嫁给我,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主角!”

凌丹早已哽咽失声,杨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上次是我不对。我答应你,把最美好的那一刻,留在新婚之夜……”

在响彻全场的欢呼声中,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烟花点亮了整个世界,也照亮了凌丹的心。她突然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那一刻,她坚定地相信,光明必将战胜黑暗。

凌丹擦去眼角的泪水,脸上露出坚毅决绝的表情。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她要豁出去再赌最后一次,和黑暗王爵做个了断。5.洞房惊变

尽管凌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可当她真正面对黑暗王爵时,还是紧张得透不过气来。虽然她和这个男人已经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却对他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她甚至搞不清楚,他是人还是神、是魔还是鬼。

但有一点凌丹能判断出来,黑暗王爵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自己的决定势必会激怒他,引来难以预测的后果。

出乎凌丹预料的是,听了她的决定,黑暗王爵并没有变成爆发的火山,而是化身为沉默的冰雕。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要弃我而去了吗?”

凌丹声音不高,语气却异常坚决,她只回答了一个字:“是!”

“你最好考虑清楚再给我答案。”黑暗王爵的声音越来越冷,散发出一种不祥的气息,“你不害怕那个秘密被曝光了吗?”

凌丹鼓起最大的勇气,正视着黑暗王爵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一定要揭开这个秘密,我也只能去面对。我会跪求青柠父母的宽恕,会给他们金钱补偿,给他们养老送终,不管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我都心甘情愿地接受。因为无论怎么样,都好过继续当你的奴隶!”

凌丹一口气说到这儿,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那个秘密是黑暗王爵的底牌,她掀掉了这张底牌,看他还有什么咒念?

黑暗王爵沉默了很久,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你不惜玉石俱焚,也要跟我划清界限,我真的有那么讨厌吗?”

凌丹微微一怔,她从黑暗王爵的语气里,似乎感受出了一丝悲凉,这个神秘而暴虐的男人,难道也有自己的无奈?凌丹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人生,我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难道要把我关在你的黑暗世界里,关一辈子?”

黑暗王爵抬起右手,那是一种神秘的召唤姿势,他对凌丹说:“你要走我也不会强留,我们来做一次交易如何?你再陪我最后一次,我会让那个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

凌丹半信半疑,问了一句:“真的?你没有骗我?”

“你毕竟陪了我这么久,我还不想把事做绝。”黑暗王爵的话里似乎带着一丝温情。

凌丹盯着黑暗王爵说道:“我必须再确认一次,今晚之后,我们永远不再见面?你永远不会说出那个秘密?”

黑暗王爵点了点头,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高档名酒和两只高脚玻璃杯,斟满两杯酒,递给凌丹一杯,说道:“也许我们需要喝一点酒,调节一下气氛。”他举起酒杯说道:“为了我们今生最后一次相会,干一杯!”

黑暗王爵举杯相邀,正中凌丹心意,一醉解千愁,也许酒精的麻痹作用,能帮助自己度过这个屈辱的夜晚。凌丹举起酒杯猛喝一口,呛得连连咳嗽,但她硬是咬着牙,把这杯酒一饮而尽,顿时感觉酒意上头,周围的一切天旋地转。她踉跄着抢过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凌丹醉得一塌糊涂,完全失去了知觉,恍惚间被黑暗王爵抱上了床,后来又发生过什么,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凌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室外的草坪上,那座别墅变成了一片火海,冲天的火焰把黑夜映成了白昼。黑暗王爵行事果然决绝,他竟然真的烧毁了这座别墅。

凌丹坐起来呆呆地看着,火海中的别墅竟然显得如此华美,像传说中住着神仙的七宝楼台,可惜这只是毁灭前的美丽。凌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让这段不堪的经历,和那个秘密一起,永远埋葬在这里吧!

凌丹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把淋浴喷头开到最大,足足冲了一个上午,仿佛这样能把已经变脏的身体冲洗干净。从浴室出来后,凌丹从里到外都换上了新衣服,把从前的所有衣服都付之一炬,这是她跟过去告别的仪式。

凌丹穿着新衣服来到医院,有生以来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现代医学帮助很多人识破了谎言,比如亲子鉴定术;也帮助很多人制造了假象,比如处女膜修补术。

凌丹刚从医院出来,便接到了杨枫的电话:“亲爱的,你快过来,我在婚纱店,这里有一件粉色的婚纱,镶嵌着很多水晶,别提有多漂亮了,你穿上它肯定跟仙女一样!”

“不!”凌丹坚决地说,“我只要白色的婚纱,最纯洁的颜色!”

凌丹如愿以偿地挑到了一件喜欢的婚纱,那件婚纱洁白得像未经污染的雪花,她穿上就舍不得往下脱了。杨枫在一旁打趣道:“是不是迫不及待想当我的新娘了?”

凌丹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就爱开这种玩笑。”

“不是开玩笑啊!”杨枫乐呵呵地说,“我比你还急呢,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杨枫说的是心里话,过了不到半个月,他便牵着凌丹的手,踏上了红地毯。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端庄大方,那种纯净的美丽让来宾无不为之惊叹,连一度持反对态度的新郎父母也不由投来赞许和满意的目光。

充满浪漫情调的洞房里,杨枫搂着凌丹坐到床边,拿腔捏调地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早点安歇吧!”

凌丹脸上飞起红云,害羞地低下头去。她并没有伪装,那段黑暗中的不堪经历,只是带走了她身体上的贞洁,在她的潜意识里,这还是她的第一次!

杨帆一边猴急地脱着新娘的衣服,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道:“你再躲啊,我看你还往哪躲?”

凌丹脸上发烫,半推半就着,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脱去。突然,杨枫像是被蝎子蜇了一下,发出一声带着怒意的尖叫,用手指着凌丹,脸色铁青地喝问道:“这、这是什么?”

凌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沉入了无底的深渊。

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